您现在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 清淤工:“自己臭点没事 只要汛期不出事”

清淤工:“自己臭点没事 只要汛期不出事”

    每年汛期前的三个月,有一群人就过起了“暗无天日”的生活。他们头戴防毒面具,脚踩黑乎乎的淤泥,和 老鼠、蛇为伴,每天在河道内穿梭十多个小时,对淤堵严重的河道进行清理,汛期过后的几个月内他们还得对断裂的河道盖板等情况进行维修。他们在河道内是怎样工作的?他们的生活又是怎样的?近日,记者跟随市城管局排水处河道清淤工一起下到河道,体验了一把河道清淤工的酸甜苦辣。
  
  戴着防毒面具清理河道淤泥
  
  不是直面毒气战,他们每次却要戴着防毒面具下河;不是除四害,他们却常和老鼠、蟑螂打交道。一个防毒面具,一套皮衩、一把铁锨是河道清淤工的“全部家当”,尽管只是清理河道淤泥,但每次下河他们都全副武装。
  
  “没有防毒面具是不能下河的,不仅臭得慌,河里还可能有毒气。”已经做了30多年河道清淤工的崔师傅告诉记者。除了防毒面具,每次下河前都要提前用气味检测仪进行检测,确定各项指标合格后才能进入河道进行清淤。
  
  除气味检测外,提前的送风准备也必不可少。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个长长的“布口袋”源源不断向河道井内送风,以保证工作人员的通风环境。但即使这样,长时间呆在河道内,仍然会觉得头晕。“两个小时换一次班,抓紧干,换到地上就好了。”崔师傅笑笑说。有时已经习惯了河道内的黑暗,突然换到河道上眼睛 反而受不了。
  
  每年汛期前的三个月,河道清淤工不但要和黑暗、毒气相伴,老鼠、蟑螂和蛇也是河道清淤工的“老朋友”。“有时在河道里工作,一只大老鼠就在眼皮底下钻过去。”相比遇上老鼠、蟑螂,崔师傅说更要小心的是蛇。遇见蛇的时候,几个工友常要互相协助,小心翼翼挪动来避免被咬。
  
  “我们这行主要是个力气活,忍得了脏就行。”崔师傅说,下河道清淤没什么技巧,只要一锨锨将淤泥装到小车里,再利用污泥起吊车运到地面就行。记者注意到10分钟左右崔师傅就能铲出一车淤泥,一车淤泥重达100斤左右,每天工作10个小时下来,崔师傅就要运送6000多斤淤泥。
  
  淤泥像果冻,看着松散铲起来不易
  
  河道里的淤泥到底有多少?这些淤泥又是怎样被清除到地面上来的?近日,记者跟随崔师傅到幸福河海港路段河道,亲自体验了一把河道清淤工的生活。
  
  尽管下河之前,崔师傅帮记者全副武装了下,防毒面具、皮衩等一应俱全,但下到河道内记者还是吃了一惊。在一段已经清理了多天的河道内,淤泥仍高达30厘米左右,隔着防毒面具一阵阵恶臭还是会不断袭过来。
  
  “这是清理差不多了,最深的时候,淤泥高达七八十厘米。”崔师傅说,遇上淤泥多的河道,刚下河道时最危险,一般至少要2个工友作业,互相搀扶着开始“第一铲”。“往往一下去就陷进去了,最深的时候淤泥都直接漫到嘴边。”崔师傅告诉记者。
  
  虽然河道内每五米左右就放置了照明灯,但初下到河道仍会觉得眼前一暗。脚下全是炭黑的污水,靠着铁锨的指引记者在其中能勉强直立前行。“这算是条件好的河道了,在虹口河等一些河道内只能弯着腰作业。”崔师傅说。
  
  记者注意到铲了半小时左右,崔师傅头上已经出现了细密的汗珠。看似伴着污水的淤泥并不难铲,工作起来怎么会这么累?记者随后试了一把才发现,看似松散的淤泥铲起来却像果冻,密密的黏在一起,很是费力。记者粗略数了下,每车淤泥大约需要铲30次,10分钟一车,每两小时换班一次,崔师傅至少要铲动360次。“铲完了没完事,还得推呢!“崔师傅抹了把头上的汗珠指了指一旁的手推车。记者试着推了一小段发现,尽管不是特别重,但因为河道内不平整,推起来也不容易。尽管地上不断送风进来,在下到河道20分钟左右,记者出现轻微的头晕。“一开始会有点头晕,习惯就好了。”崔师傅说。
  
  浑身臭味,常不好意思地低头疾走
  
  “干上我们这行就跟干净没什么关系了,经常都是满身臭味。”崔师傅说,一开始做河道清淤工作时,自己也不适应,每天回家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,但尽管每天换2-3身衣服,还加上反复搓洗,身上的臭味却怎么也去不掉。
  
  “臭味就好像已经进到身体里了,根本去不掉。”崔师傅说一开始家人也不能接受,总要他在门外换了衣服再进来,时间长了家人和邻居似乎慢慢习惯有点“臭”的他,更多的是给予体谅和问候。
  
  家人是理解了,但刚做河道清淤工时,崔师傅还有点过不了自己的关。因为工作压力大,每天轮完10个小时的班后,崔师傅直接穿着脏衣服就“招摇过市”。路人纷纷侧目不说,还经常遇上朋友,自己灰头土脸的样子被朋友撞见,常让崔师傅羞得低头疾走。“后来自己也慢慢适应了,河道总得有人清理,脏点臭点不要紧,只要汛期不出事就好。”崔师傅有点不好意思地说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 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